广州专职刑事辩护律师——刘峰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律师文章 >> 正文
刘峰律师:尽己所能,薪火相传——给法学专业大学毕业生的一封信,同时回复粉丝“宇
2018-7-12 17:17:58
浏览: 作者:刘峰律师

正文:

 

 

 

 

刘峰律师:尽己所能,薪火相传

——给法学专业大学毕业生的一封信,同时回复粉丝“宇”

 

 

刘宇你好:

我是刘峰律师。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你应该叫刘宇,虽然你的微信昵称为一个字“宇”。我是通过你的头像图片判断你应该叫刘宇的。因为头像上有一个名字。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关注者,是我的粉丝,虽然我对你所知甚少。我很荣幸自己一个普通律师,还能有粉丝。

你的留言咨询我已看到。“且听峰声”公号我已经很久没有登录后台了,而且一个多月前我删空了全部历史文章,并试图放弃这个公号。所幸今天工作之余又想写一篇文章发表,所以登录看了看,看到了你的留言。但因为已经超过48小时,无法予以回复。在想“怎么办”之际,突然想到可以专门给你写篇回复文章。同时,也想借机给法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们说几句话。

首先我代表未央律师事务所的几个同事欢迎你加入我的团队。在你之前,已经有个别优秀的法学毕业生加入了进来,比如周宇,他和你同名不同姓,和我还是安徽老乡。不过他进入我的团队和是我老乡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你如果进来,则和我同姓不同名,而且你我二人名字有着高度的对仗。但是你需要经过我和团队几名成员一个简单的面试。希望你能理解。但我对你各方面的素质抱有充分的信心。也希望你能对你自己信心满满。并期待能与你“牵手同行”、“执子之手,与彼偕老”。

先向你介绍一下我的团队的一些情况。

未央律师事务所是我的个人所,成立于2017年三月底,成员很少,除了我本人外,就是从踏入律师职业第一天便跟着我的我的大徒弟曾祥发律师。成立后,又有两三个年轻的律师加入进来。但其中一个女孩子因为家庭原因不久前离开了。而像许以谦律师,都是很优秀的年轻律师。应该都会和我一起一直走下去。我个人只从事刑事辩护业务,其余几个律师目前还都是综合性业务,各类案件都可能会接。

事务所成立之前,我已经明确将律师事务所做了定位。即做一个精品所。不轻易接纳律师同行。以培养年轻律师为主。对“精品所”这一概念,我一直未来得及予以明确,但重要的有几点。一是不会做大,不管是人员数量还是业务数量。这用以和社会上那些大所相区别。二是和“精英”概念相对应。对成员品质和素质要求较高。好品质就决定高素质。我希望从未央走出来的律师,都是极为出色和优秀的。所虽小,但里面呆着的都应该是大律师。三是团队文化有着鲜明的特征,以我倡导的职业理念为主要依托,这一理念可以丰富地见诸于我的书《理性与艰难》。比如非常在乎职业形象、职业品质和职业精神。实际上我知道你这些年陆陆续续地读了我不少文章,对此应该有一定了解。

另外,事务所的全部开支,基本都是我一个人在支撑。

但说实话,事务所从成立至今,我一直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一边尝试,一边在总结经验,一边可能还会有新的尝试。即便定位为精品所,以后将会去向何处,仍然有很多不确定性。

以下是我对你以及由你作为代表的法学专业的大学毕业生们想说的一些话。

 

事务所成立一年多来,我陆续面试过一些需要实习的应届法学毕业生。前后应该不亚于二十位。但整体上大失所望。因为不管是对社会还是对自身,我发现他们都缺乏必要的认知。也因此缺乏必要的素质。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对社会的艰难程度缺乏必要认识

一些毕业生,考过了司法资格证书,便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是一个优秀的律师,便认为一扇通往美好未来律师职业之路的大门便为其打开。但实际上,他不知道律师界不少已经干了很多年的老律师都生计艰难。而且即便取得了一定成绩的律师,背后无不都是斑驳的汗水和孜孜不倦的影迹。而且,作为一个律师,一旦整天和生计较上劲,那么,这个职业对他自己来说,就算完了。他无法再进入这个职业的纯粹性上来,无法进入这个职业的内核。

律师职业是一个神圣而高贵的职业,当一个律师因为生计,抗拒不了庸俗、低俗、恶俗,甚至和庸俗、低俗、恶俗融为一体,那么,他一开始最好就不要进入这个职业。否则伤害的不光是这个职业,也是他自己。庸俗、低俗、恶俗带来的不会是成绩,而只能是灾难。但庸俗、低俗、恶俗的世俗性力量从来都不小。也就是说,一个优秀的律师是时刻在和庸俗、低俗、恶俗的世俗性力量对抗中存在的。其压力如何,可想而知。

不管是政治环境,还是经济趋势,我个人认为,律师职业将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其实哪个行业接下来都将极端艰难。人在高压中就会扭曲、变形。我们身边有诸多鲜活的例子。这一开始,就在未来律师职业成就之路上,对一个法学毕业生的先天素质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他必须一开始就能意识到,从踏入这个职业第一天开始便将必然会面对的种种艰难。然而,躬履艰难,品节乃现。我的团队绝不会接受一个被功利意识支配,而不见品节的人作为成员。为了杜绝这一现象,我一直把职业品质和职业精神悬置在最高处,要求着团队的每一个成员。虽然世俗性力量会嘲笑我们。认为我们是不切实际,不顾现实。我们不但不会受这一嘲笑影响,反而会始终保持着对这一嘲笑时的不屑一顾。

社会的艰难性,并不仅仅在于功利成就,而是渗透在实务过程、职业生涯中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在精神人格品质的构建上。总之,艰难意识和认识,是毕业生们的第一要素。如果他不希望以后在现实艰难的包围中永远脱不开身的话。

 

二、缺乏必要的谦卑和敬畏之心

在面试这些毕业生时我感到了诸多对这些毕业生种种非常失望的地方。有的人和我们约了,结果干脆爽约,连个电话都不打过来。每当这个时候,单位行政就问我怎么办,要不要电话问一下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我都会这样回答:“不要理,同时把该应聘者拉入黑名单,从此不得再接受应聘。”这已经形成了我们的一个机制。每次面试我都会采取一个方式来观察这个应聘者,这个方式就是我会按照约定的时间迟到至少半个小时到。竟然有不少应聘者过来后,等了十几分钟就不耐烦了,然后抽身离开。我甚至能想象到,该应聘者离开的时候,嘴里可能还会嘟囔:“什么律师事务所嘛?一点都不守时!”

他们根本都想不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在我们的观察和考虑之中。

说白了,他们缺乏必要的谦卑和敬畏之心。甚至可以说,他们严重缺乏谦卑和敬畏之心。这样的人,是不可成为我们的团队成员的。他们的未来职业之路,也不可能会有什么成就。

谦卑和敬畏之心,其实对应着一个人的道德本体。而律师职业因为身份的特殊性,又特别容易滋生自负和自以为了不起。但实际上,当一个律师感触到这个职业的本真和纯粹性后,才会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极其需要谦卑和敬畏之心的职业。律师,很多时候,干的是神的工作,而我们往往是神的仆人。你们大学学法理学时,大概总会学到古罗马法学家盖尤斯的一句话:“法律是关于人世和神世的学问,是关于正义和不正义的科学。”等到在职业过程中遭遇种种痛苦、困惑、艰难、挣扎,并面临抉择时,你才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我们的团队,是我们生存的“文化小圈子”。我们每天以此赖以生存。而在功利支配、价值虚无的社会环境中,构建一个文化小圈子,本来已经极为困难,破坏起来则非常容易。所以,我们不敢掉以轻心。时刻谨慎而又警惕。

缺乏谦卑和敬畏之心,直接的后果会导致是非不分,好歹不识,甚至恩将仇报,给我们带来毫无意义的伤害。我们不会在这些荒唐愚蠢的人和事情上浪费我们的时间、精力和感情。

 

三 、虚荣心太强

虚荣心,一直被我们的团队视为恶之首。很多人不能正确理解虚荣心,认为虚荣心就是凡是都要好的。住豪宅、开好车、用名牌。这是虚荣心,但这种虚荣心远不是虚荣心的本质。虚荣心的本质是认知虚荣心和道德虚荣心。比如自以为很优秀、自以为很有能力、自以为很了不起。虚荣心是种种要命的自以为是的浓缩。

虚荣心的成因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是像上面提到的两点,即对社会的艰难程度缺乏必要认识、缺乏必要的谦卑和敬畏之心,往往和虚荣心是一体两面。虚荣心强的人最后会为了自己的“面子”置好坏对错于不顾。谁碰到,谁最后就会倒霉。

虚荣心太强的人,不会有真正的仁慈之心、宽宏之心,呵护之心,爱戴之心,只能带来虚假的豪迈,晦涩的滞障。这个豪迈不光带不来任何解决现实问题的价值,反而会裹卷理性,造成和他们产生关系的人的疲惫不堪。这个滞障,说白了,和一个赌徒的赌性没有本质区别。他们会逼着你陪着和他斗,和他赌。把无聊当成意义,把无谓当成成绩,把虚无当成所得。虚荣,虚假的荣耀而已。

虚荣心强的人,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主观幻象里。他心中的那张“面子”是他的全部。自以为是的背后,不是别的,正是自欺自人。

表现有很多,比如眼高手低,做事不认真、不务实、不负责任、不尽职尽责、浮躁、急功近利,极端时甚至可能耍无赖,亡命徒。不一而论。

我们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薪火要是落到这些人手里,那就不是传了,而是直接被扼杀和践踏。年轻一代,尤其容易在理念上自负。

现在的毕业生们,还有很多问题,但暂且说这三点。因为这三点最关键,其他都相对次要。

 

3

尽己所能,薪火相传,靠努力,也靠缘分。这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和对职业意义甚至人生意义的一个安置。我的徒弟曾祥发律师现在也开始带徒弟了,这是我的建议和要求。其实也是他的期待。跟了我那么多年,我已经无数次不厌其烦地说过:“你不能一直做徒弟,也得做师父。这是你的责任!”

我辛辛苦苦构建起来的“理性实践”的职业理念,我相信有着一定的生命力,接受现实的挑战,也供我们的心灵和精神安身。而所谓的薪火,不过是认识、理念、精神、品质和人格

术的一面,我相信,考过了法律资格证,只要不是过于敷衍潦草,问题都不大,而道一面,却完全不是靠个人努力的事。它靠的是传承。我希望我的团队成员们能在我的创建下,继承好它,并能通过自身的努力和智慧,进一步发展它完善它。让它有着更大的生命力。

是师父,而不是师傅,不仅仅是一个尊称的问题,更意味着精神注入和情感关怀,以及心灵相融。

在这个意义上,我的团队始终以开放的姿态欢迎每一个年轻的你们。也希望,一代比一代优秀和艳丽。说心里说,在律师界,秉着精神和理念走到今天,说自己没感到任何疲惫是假话。我也希望更多的新鲜血液来缓解甚至消除我的疲惫。

至于所谓的现实问题,比如业务、收入等,并不应该是一个未来可能有成就的年轻毕业生们所应考虑的问题。到事务所,跟着师父,谦谦卑卑、恭恭敬敬、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做个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这时候才有资格谈这些。而且很快便会在业务能力、收入等方面已经无形中把那些没有这一认识的同辈们甩出了不知道多少里路远。

是的,相传的是薪火,而不是薪水。火是用来照亮和燃烧的。而水是用来浇灭的。薪火和薪水很大程度上是一对冲突的存在。这就像功利和道德的存在一样。而功利和道德的关系,我在《理性与艰难》一书里有过很丰富详细的阐述。就不再多说了。道德是本体,是树根和树干,而功利,是点缀,是枝枝蔓蔓。律师事务所,我无时无刻不希望团队成员们可以早日扛起来。我还有诸多其他人生计划,不想被律师事务所拴住一辈子。

所以当一些毕业生,想借我们的单位挂个实习证,那份哪怕低廉的工资用以过渡,把我们当个跳板时,他们将被我拒绝,是可想而知的。

我希望的是,从我身边能走出未来律师界一个又一个可以绽放光华的大律师,甚至可以在社会上大有作为以及青史留名。你们伟大,比我自己伟大更有意义。因为你们是我带出来的。而无法让我自己成为一个救济者,让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成为一个救济场所。

我多年前带过的第一个助理,一个广东男孩,目前也已经执业几年,虽然我认为他身上有一些坚硬的缺点,但是自从离开我至今,很多年了,他一直都对我心存敬畏。这说明,我当时带他没有错。他在跟我之前跟过一个老律师。而他曾在离开我多年后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他的一个同学在他离开那个老律师之后跟那个老律师做助理,做了一段时间就跑了。然后跟他说:“跟XX做助理,就好比掉进了一个粪坑,离开后,很长一段时间还是臭味熏天,挥之不去。”我认识那个老律师,但我想,这并不就是这个年轻律师的桀骜不驯,自命清高。他有着清晰的判断。

我出身农村,父母及祖上皆是农民,而且父母双逝。某个意义上而言,我自己不过孤魂野鬼。自己能力也有限。在这一艰难的世道中,苟且生存,已经不易。我想,我对作为毕业生们的年轻一代的你们,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希望你们是一盏又一盏油旺薪粗的好底子的灯,而我能做点燃这一盏盏灯的灯火。

薪火传到你们手上,你们以后还要代替我,超越我,去点燃更多的灯。

就说这么多吧。最后欢迎你过来参加那个简单的面试。面试很简单,但面试的含义却并不简单。

 

刘峰律师,2018年7月12日 于办公室

(文章来源:广东未央律师事务所刘峰律师,地址:广州白云区机场路1630号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电话:18613049494 )


·【刘峰辩护学系列(3)】从上海孙泽生案的成功办理谈律师的君子道 (2015-6-27)

·刘峰律师:政府大楼频被炸-法治路上一场难言的痛 (2014-3-8)

·刘峰律师:律师法庭表现原理第三、四、五章 (2014-4-26)

·刘峰律师:那么走吧--写给母亲 (2015-2-27)

·刘峰律师:中国没有大律师,也不会有大律师 (2014-3-8)

·刘峰律师:律师应作绅士还是暴徒?--感于杨金柱律师网络撕咬翟建律师事件 (2014-12-7)

·刘峰律师:大同世界的梦想和现实—康有为思想研究 (2014-1-3)

·刘峰律师:有些问题的答案在庭院深处--回胡叶荣律师 (2014-9-23)

·刘峰律师:我们到底是什么人?——谈律师职业的基本属性 (2017-7-4)

·刘峰律师:去做一般律师不做的,不要去做一般律师都在做的 (2017-7-4)

·【今日唯读•且听峰声】走进著名律师刘峰的思想世界 (2015-6-18)

·翟亮:解读刘峰律师职业理念和辩护理念----以一个刑法学研究生的视角 (2015-1-23)

·刘峰律师:大道如斯 (2014-3-29)

·刘峰律师:《律师纪:请善待律师》 (2015-6-27)

·刘峰律师:尽己所能,薪火相传——给法学专业大学毕业生的一封信,同时回复粉丝“宇 (2018-7-12)

·刘峰律师:文学的下一个路标—兼评莫言《蛙》 (2014-4-26)

相关网站: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司法部 | 广东律师在线管理网 | 广州市司法局 | 广州市律师协会 | 广州法院庭审直播网

 
联系地址: 广州市 白云区机场路1630号 方圆白云时光635、636室 联系电话 :020 -3775 4695 电子邮箱:WeiYangLaw@163.com
Copyright © 2017 WeiYangLaw.Com 未央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052469号-1